转发新京报讯 凭航拍高科技,中国拿奥斯卡了?

2014-2-26-news1

方励与Emmanuel在今年奥斯卡颁奖现场。

2014-2-26-news2

FCI公司员工正在片场操作航拍机拍摄。这种机器在中国、北美和欧洲各有两架,上至大全景,下至“左右旋转”“贴着马肚子拍摄”,都能完成。

■ 关于FCI

●张艺谋的《英雄》《满城尽带黄金甲》,姜文的《一步之遥》,娄烨的《浮城谜事》都用了FCI的航拍技术。冯小刚的《一九四二》最开始用的是国内的航拍技术,效果很不好,后来他还是雇佣了FCI的航拍。因为国内的航拍技术只能拍大全(景),拍不了特写和机动。

●因为能实现高清图像实时传输,央视直播钱塘江大潮时就雇佣了FCI航拍机。那次直播后,央视买了两架,每架50万欧元。

■ 为何厉害?

●身长不到两米,重25公斤,可以飞到低至一米,高至四五千米以上。

●无线遥控时,高清实时传输能到5公里,标清传输能到10公里;如果做巡逻用,则完全不需遥控,设定好之后,可以指哪儿飞哪儿,自己飞回来,完全自主导航。

●可以实现追车、升起和拉低、左右旋转,甚至贴着马肚子拍摄等等。口述:方励

洛杉矶当地时间2月15日晚,奥斯卡科学技术奖在比弗利酒店举行颁奖仪式,受FCI公司之邀,新京报记者亲临今年颁奖礼现场。在现场大银幕上播放的获奖者代表作中,包括了《阿凡达》《指环王》《地心引力》《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等好莱坞最顶尖的特效大片,其中一组来自于FCI的获奖团队,因被注入了“中国血统”而引起关注——2012年,中国电影人方励投入2000万人民币参股FCI,成为大股东,后来他还说服FCI创始人Emmanuel Previnaire把公司迁至香港,“所以也可以说,现在的FCI是中国公司,也是首个获得奥斯卡科学技术奖的中国公司。”方励说。

FCI航拍机的技术厉害在哪里?中国影人是如何与FCI结缘的?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方励一一作出了解释。入股FCI,除了“想降低拍摄成本,让更多的年轻导演用得起”之外,他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要把FCI的航拍技术运用到地震救灾、边境巡逻、海上执法等更多领域中去。

本版采写/新京报特派记者

孙琳琳 发自洛杉矶

科学技术奖(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Awards)

专业性奖项,奖给为电影技术一些具体部门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或团体,代表着好莱坞电影制作的最高技术水准,通常是于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礼几周前揭晓。

奖项分三种:技术成就奖只颁发证书(本场颁出14个);科学与工程奖,颁发金色奖牌(本场颁出4个);地位最高的类似于终身成就奖,颁发的是奥斯卡小金人。本届拿到小金人的分别是视觉效果总监彼得·W·安德森(戈登·E·索耶奖),以及对奥斯卡奖做了杰出服务的后期制作主管查尔斯·马尔堡(被授予约翰·邦纳荣誉勋章)。

FCI(Flying-Cam International)

该公司是好莱坞公认的电影航拍技术之王,已拥有十多项技术发明专利。曾为《哈利·波特》系列、《007天幕坠落》《变形金刚4》等大片提供航拍技术。今年FCI以此项技术获奥斯卡科学技术奖中的科学与工程奖。

方励

北京劳雷影视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总裁、美国劳雷工业公司总裁(世界上最大的集地球物理仪器开发与销售为一体的地球物理仪器公司)。大学时攻读应用地球物理专业,1989年于美国获MBA。曾投资出品《安阳婴儿》《苹果》《观音山》《二次曝光》等电影,韩寒执导新片《后会无期》其也参与制作。

Emmanuel Previnaire

1988年创立FCI公司。1994年曾因“把航拍机规模做到最小,同时兼顾稳定性”而获得奥斯卡科学技术奖。因为父亲从1943年就开始玩航模,Emmanuel从小就接触航模,长大后又喜欢上电影,但导演了两部戏之后,他还是回过头来做他的航拍飞机。

■ 方励解密

合作过程

起初不肯卖,后来打折合作

我是个科技迷,几年前在香港影展看到FCI的无人飞机,立即被它吸引,外形是普通航模的规模,却具有大飞机的稳定性,当时我就想买下来,但Emmanuel就是不卖给我。

后来李玉拍《观音山》,我们原本写了一场张艾嘉在悬崖上失踪后变成一只鸟的戏,镜头是以鸟的视角来俯瞰世界,其实就是按照FCI的航拍技术来写的。可惜后来没实现,我以前拍的电影一直都赔钱,FCI给我的报价启动费就是22万元,然后拍摄每一天便是8万元,不拍也要收3万元,再加上我们还想航拍火车穿过山洞的戏等等,我算了一下需要花费300万元,就没拍。

到了《二次曝光》,我跟李玉说,一定要用航拍。最终我们雇了他们12天,Emmanuel也给我打了很大的折扣,总共花了70多万元,包括范冰冰和霍思燕在幻彩湖上的镜头、汽车穿过峡谷、快艇从水面上拉起来的镜头等,这架飞机的抗风力、操控力、稳定性都非常强。

入股原因

为中国导演省钱;开拓领域

入股FCI有两个原因,一是降低了拍摄成本,让更多的年轻导演用得起。以前航拍机都要从比利时运来,出关、进关、运输,起步价就要22万。FCI目前有6架航拍机,现在中国、北美和欧洲各有两架,因此中国导演要想运用这个技术,这个起步价就省掉了。

二是,它可以运用到更多的领域,比如地震救灾、森林大火、边境巡逻、海上执法、岛礁调查等等,这种无人机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我想把电影的技术移植到科技中去。我准备再投一千万用于新技术的开发,希望飞机上能够承载更多的传感器。

游说迁址

中国电影市场最具发展潜力

我跟Emmanuel说,现在中国电影市场是最具发展潜力的,你应该靠近最兴旺的市场。我愿以志愿者身份向国内导演推荐FCI航拍技术,同时也在帮他开发新机型,因为我拥有一个科技团队,懂得各种科技运用,最后我俩一拍即合。

口述:方励

若没有大银幕上播放的电影片段,以及大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惊喜现身,我会认为自己误入了一个表彰科学家和发明家的颁奖礼。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奥斯卡科学技术奖的奖项专业到晦涩,如:在球谐函数基础上的高效照明系统、在流量气体模拟系统改进上的贡献……这反而让无人航拍机技术、用于表现飞车场面的汽车弹射器等奖项显得通俗易懂了。由于专业性过强,为吸引公众目光,美国电影艺术和科学协会每年都会邀请当红明星担任颁奖礼的主持人,不过今年两位主持人的风头却被大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盖住——尽管诺兰在致辞后立即离开了现场。

诺兰致辞的环节堪称本场颁奖礼最具情怀、也最令人唏嘘的一幕。他是向那些“将塑料转化为梦境”,以及“一个多世纪以来,所有那些为了电影工业服务,搭建并操纵了电影实验的人们”致敬。在诺兰出场前,大银幕上还放映了一段有关电影诞生和发展的短片,记录了电影胶片时代的结束、数字电影的兴起,以圆桌晚宴形式进行的颁奖礼,在那一刻,现场很安静。

回到我们一行人刚刚抵达比弗利酒店之时。我们乘坐的车还没停稳,Emmanuel突然惊呼道出了一个名字,看着车内的我们一脸茫然,他忙补充说,那个人是《星球大战》的视觉特效总监。我随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了一个并不神采奕奕的老者正在停车。很抱歉,到现在我也没能记住他的名字。这种感觉,也很像我身处这场颁奖礼时的感觉,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